<noframes id="99ld9"><form id="99ld9"></form>
<i id="99ld9"><cite id="99ld9"><cite id="99ld9"></cite></cite></i>
    <output id="99ld9"><mark id="99ld9"></mark></output>

      <address id="99ld9"><nobr id="99ld9"></nobr></address>

      <em id="99ld9"></em>

        株洲網

        首頁 > 其它頻道 > 文化 > 正文

        村上椿樹:被推土機斬斷的鄉村之根

        核心提示: 萬寧的《村上椿樹》是一個關于拆遷的故事,但寫的不僅僅是拆遷,更多的是對以質樸與善良著稱的鄉村精神內核被推土機撕裂后的痛惜與反思。最讓人觸目驚心的并非城市推土機的冷酷與猙獰,而是鄉村社會對城市化戰車的貪婪表現出迫不及待的迎合與諂媚。

        文/唐藥    

            株洲作家萬寧的《村上椿樹》是一個關于拆遷的故事,但寫的不僅僅是拆遷,更多的是對以質樸與善良著稱的鄉村精神內核被推土機撕裂后的痛惜與反思。最讓人觸目驚心的并非城市推土機的冷酷與猙獰,而是鄉村社會對城市化戰車的貪婪表現出迫不及待的迎合與諂媚。

            這是一個并不復雜的故事,里面的情節都散落在我們的周圍。浣洗村本是一個位于市郊、炊煙裊裊白鷺低飛的村莊,而拆遷打破了村莊的寧靜,村民為獲得更多的拆遷補償款,都變成了出口成章的“法律人士”,并逐漸學會了談判和斗爭的技巧。最終他們多數都成為了拆遷的“受益者”,拿到了巨額的補償款,并如愿以償地成為了“城里人”。而小說的主人公駱霞的伯伯因為政策的變化,成了一位被人遺忘、輸得很慘的“釘子戶”。

            駱霞家門前椿樹的材質、歷史以及對其童年記憶的承載,使得椿樹本身成為駱家的“根”,直到駱霞的伯伯在等待達成拆遷補償要求而山窮水盡不得已砍掉樹枝生火以確保自己不餓死,其實他砍掉的是駱家在浣洗村的血脈。而駱霞工作的那間美容院則是城市文化的標志,“村莊是天然的,城市是人工的”,美容正是都市人希望以人工化永葆青春的重要工序。

            城市樓盤的旺盛需求證明,城市以極具侵略性和腐蝕性的方式解除了農民對土地的依賴。然而,當他們拿到可觀的拆遷人頭費心滿意足地進入城市后,又會怎樣呢?這些鄉村的子民不拒絕城市,并渴望迎合城市帶來的浮華與規矩,同時又不忍放棄鄉土賦予他們的生命底色,比如雞鴨、菜園、鞭炮……作為失地農民,他們只能數著掛歷上的24節氣,躲在鋼筋水泥的城市社區,被無處寄托的鄉愁虐待。居住在城市社區的失地農民不再是農民,也不是市民,他們成為沒有生存能力靠出租自己的房屋度日的“第三種人”。

            正如《紐約客》記者彼得·海斯勒在《尋路中國》中寫道:鄉村人的樸素與真誠,從來都不會因為遷入城市而得到繼續發揚。獲得拆遷補償款的村民開    始沉醉于發廊、酒吧以及夜總會的燈紅酒綠,開始“飽暖思淫欲”地對糟糠之妻白眼相待,開始喚醒內心最隱秘的欲望周旋于同樣來自農村的小姐與花枝招展的姑娘。

            在小說的最后,駱霞看到那棵被她伯伯砍得遍體鱗傷即將倒下的椿樹枝蔓上“正落著滴滴紅淚”,這不僅是對已經失去的故鄉的悼念,對這片土地上無法打撈的記憶的緬懷,也是對中國“拆遷血淚史”的一個暗示。在一往無前的推土機面前,那種最原始的情懷總顯得一文不值?!洞迳洗粯洹愤€原了那些被遮蔽的和正在被遮蔽的人性。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相關閱讀
        關鍵詞: 村上椿樹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