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99ld9"><form id="99ld9"></form>
<i id="99ld9"><cite id="99ld9"><cite id="99ld9"></cite></cite></i>
    <output id="99ld9"><mark id="99ld9"></mark></output>

      <address id="99ld9"><nobr id="99ld9"></nobr></address>

      <em id="99ld9"></em>

        株洲網

        首頁 > 新聞 > 城市播報 > 正文

        那些年株洲人愛去湘江“洗冷水澡”,有你熟悉的場景嗎?

        1

        ▲株洲還沒有跨江大橋時,兩岸百姓坐輪渡過江。陽先生與朋友橫渡湘江失敗,就是靠爬上輪渡才過了江。(資料圖) 通訊員/陳瑛 攝

        2

        ▲小敏讀初中后,就沒有去湘江游泳了。圖為湘江上的漁船。(資料圖) 株洲晚報融媒體記者/伍海濤 攝

        每到夏天,泡在泳池是大家最喜愛的娛樂項目。但在上世紀八九十年代,株洲城區的游泳池很少,大家想要游泳,都會去湘江。“走咯!去湘江洗冷水澡!”這是很多“70后”“80后”“90后”的回憶。

        在泳池里嬉戲與在自然水域野泳區別甚大。“有的人覺得在湘江游泳能‘如魚得水’,卻不知危險暗藏其中。”市民田先生說,當年是沒條件,現在條件好了,還是要杜絕野泳,安全第一。

        橫渡湘江失敗,伢子們爬上了船

        “70后”陽先生回憶,小時候經常在湘江游泳,當時株洲還沒有跨江大橋,兩岸百姓過江要坐渡船。渡船分輪渡和汽渡,輪渡過人、汽渡過車,摩托車、單車都可以放在船上過江。

        “我們經常坐船跑到河西游泳,游完后又坐船回河東。那時還沒有跨江大橋,所以水運比較發達,我們還坐輪渡下過岳陽到洞庭湖玩。”陽先生說。

        有一次,陽先生提議,大家從河東游到河西,比比誰最先到岸。幾個10多歲的伢子,熱血又天真,立馬都附和。一開始,大家鉚著勁往對岸游,有狗刨的、有蛙泳的,好一陣撲騰,但游到半路都沒有力氣了。

        當時,他們一不帶游泳圈,二也沒有救生衣,怎么辦?幸運的是,正好有一條船開過來,他們在船上大人的幫助下爬上船過了江。

        陽先生還記得,有幾年河西的湘江沙灘上有很多人搭小帳篷,有的租給來玩沙或游泳的人,可以稍作休息;有的用來賣泳衣和游泳圈之類的,順便給顧客提供換衣服的地方。如今的沙灘上,小販們大多在賣水槍、小桶子、小鏟子、風箏,小朋友特別喜歡玩。

        那時,株洲游泳的地方除了湘江,還有大京水庫。1996年左右,還挺流行去大京水庫游泳,那里的水很干凈,陽先生經常跟朋友結伴去玩。有時,他們在水中游泳,有人就在岸邊釣魚,只是,他們不敢離別人太近,因為嚇跑了別人的魚,是要挨罵的。

        踩空溺水之時,一只大手撈起了他

        “80后”田先生還記得,1995年的夏天,在小學老師的陪同下,他與相熟的同學在如今的天元大橋下靠近江岸的地方戲水玩耍。出于警惕,他和小伙伴們并未進入深水區,僅在水深及胸的地方游泳。

        一切本來挺順利,臨近結束上岸時,他卻忽然一腳踏空,感覺有一股力量拽住他的腳拖入深處。剎那間,慌了神的他拼命拍水掙扎。

        那一瞬間,恐懼、痛苦、寒意不斷襲來,他在水中睜著眼不停向上游,但無論怎么掙扎,水面近在咫尺,卻無法穿透而出。隨著時間一秒一秒地流逝,他的意識開始閃現過往……

        就在田先生即將失去意識的時候,一只大手將他從水中撈起,穩穩地拖住他往岸邊游去。等反應過來,才發現是隨行的老師將他救起來了。大約半小時的時間里,他的腦子都是懵的,全身無力。

        田先生說:“那種劫后余生的感覺讓我至今難忘。如果當時老師沒有及時發現我,后果不堪設想。危險看似離我們很遠,其實時刻伴隨在身邊,一絲僥幸,就萬劫不復。”

        此后,田先生再也沒有去湘江游過泳。如今,他已是一名6歲孩子的父親。他說,為了安全考慮,會把孩子送到專業的游泳場館學習游泳。

        聽到表哥喊“有蛇”,她慌亂中沉入水底

        丁丁是“85后”,小時候家住賀家土,大學畢業后到河西某單位上班。她說,兒時經常跟著姑父及表哥表姐去湘江游泳。

        表哥和表姐膽子大,很小就學會了游泳。丁丁說自己“人菜癮大”,愛玩水但又怕嗆水,所以,游泳時永遠離不開游泳圈,至今都沒學會游泳。

        記得那是小學四年級的暑假,有一天,她跟表哥表姐做完當天的暑假作業,還打了會兒“小霸王”,征得姑姑同意后,三人準備去湘江游泳。姑姑家沒有游泳圈,她又懶得回家取,表哥就給她找來一個舊輪胎當游泳圈。

        來到湘江邊,表哥表姐叮囑丁丁在淺水區玩,有事就叫他們。然后,他們在水里各種歡騰,像條魚一樣越游越遠。丁丁在周圍人善意的笑聲中熟練地套上輪胎,慢慢往水中走。

        大概過了10分鐘,表姐往岸邊游,說自己腿抽筋了,要休息一下。不一會兒,只見表哥和幾個不認識的男生拼命游過來,大喊著:“丁丁,快回岸上去!有蛇!”

        丁丁嚇了一跳,趕緊掉頭,但輪胎有點大,瘦小的她不小心滑了下去。她又是拍水、又是蹬腿,但卻一沉到底……還好,求生的本能讓她憋住了氣,睜開眼睛在水底判斷上岸的方向。

        她摸著河底的石頭,穩了穩心神,往更高的地方爬。1、2、3、4、5……她憋著氣,心里數著數,發現前方越來越亮,離水面越來越近。在數到20的時候,她終于出了水面,大喘了幾口氣。

        回家后,姑姑把表哥表姐狠狠教訓了一頓。此后,父母再也不讓丁丁去湘江游泳了。

        爸爸跟舅舅比賽,孩子有冰棒吃

        小敏是“90后”,河西人。她說,小時候河西這邊沒有什么娛樂場所,吃喝玩樂得去河東。每到夏夜,家里熱得不行,又不舍得開風扇,父母就會在晚飯后帶著她和妹妹去湘江游泳消暑。

        小敏小時候經常在如今的體育中心附近水域游泳,因為舅舅家住在那一帶。小敏兩姐妹與舅舅家的孩子年紀差不多,兩家會約著一起去江邊。“當時湘江上只有一座橋,岸邊??恐S多漁船,漁夫一家就在船上做飯。”

        父母基本上只讓她們在岸邊的水里玩一玩,不許往湘江中間去。“我爸游泳很厲害,仰泳、蝶泳都會,他一直想教會我,但我每次抓著他不放手,搞得他好煩躁,后來就放棄了。所以,我至今只會狗刨式一種姿勢。”小敏笑道。

        有時,小敏的父親和舅舅會比一個來回,看誰先游到江中再回到岸邊,輸的人要給幾個孩子買冰棒。每次他們要比賽,小敏就格外高興,因為不管誰輸,她都能吃到冰棒。

        到了初中,她和妹妹就沒有去湘江游泳了,因為父母說湘江采砂船多,河床坑坑洼洼,有時大人都容易不小心踩到坑里,小孩子就更危險了。

        歡迎關注株洲微門戶

        歡迎關注株洲網微博

        責任編輯:周雪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